BB书屋 > 洪主 > 第六十九章 陨落的金仙(求月票)

第六十九章 陨落的金仙(求月票)

  寒鸦仙王和幽广神王联手也破不开云洪防御,得到皇尊命令,当即借力暴退。

  “轰隆隆~”一重重星光汇聚,仿佛浪潮一样滚滚碾压而来,威能滔天,横扫整个星空,也冲击向云洪。

  “哗!”“哗!”

  云洪的剑法再变,剑光如同一道道金光,锐利不可抵挡,直接搅乱周围一重重虚空,也将这一重重星光切割开,最终只有极小部分威能来,却根本无法撼动浩源神甲!

  浩源神甲配合混沌真身,云洪的物质防御绝对达到让无数金仙界神绝望的地步。

  刚才战斗如此久,云洪因战斗损耗的神力不值一提,反而是操纵法宝消耗了不少神力。

  不过。

  这一重重星光虽然无法伤害到云洪,却极大限制了云洪的飞行速度,加上云洪本就心有顾虑,担心有诈,没敢全力追击。

  只能眼睁睁看着寒鸦仙王、幽广神王这两位大能者越来越远,直到凭空消失在星空中,和之前几位大能者如出一撤。

  这也是领域占优的好处。

  “又逃了,这到底是什么手段?”云洪悬浮虚空中,警惕环顾四方,微微皱眉:“这一重阵法,可真够隐秘和诡异的,手段很高明!”

  之前,云洪相隔千亿里观战时,感应许久,硬是没发现这一重星光大阵的存在。

  “他们明明还占据上风,为何就突然逃了。”

  “而且,隐藏的这一股危险,到底来自于何方。”云洪又是警惕又是疑惑。

  大能者战斗,除非实力差距巨大,否则哪有那么快分出胜负?

  似今天这一战,正常情况下,双方交战大半个时辰分不出生死都是很正常的。

  没想到,对方竟直接逃了。

  “嗯?”云洪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。

  因为,他元神冥冥中感应到的危险,似乎在迅速远去,让他心中稍安。

  不过,云洪仍不敢异动,担心是敌人有诈,只是引动三柄先天灵宝神剑,抵挡住周围虚空中的一重重星光。

  同时。

  他也在静心感应着周围阵法。

  阵法大致分为两类,一类是便携性,仅有一个法盘核心,炼制起来艰难,且威能通常较小,炼制代价也更高。

  还有一类是固定的,通常是借天地自然环境威能,诸多方面结合,威能极大,且代价也要小很多。

  “范围如此广阔的阵法,且威能如此大,应当不是可移动的。”云洪暗自琢磨。

  若是可便携移动,单单这一法阵,价值之高,恐怕都能媲美一件顶级先天灵宝。

  即使是固定的,建下来的代价,也远超过一般的上品先天灵宝。

  “应该是固定的我,我想要破阵,要么有绝对实力以力破法,要么是寻到阵法关键节点。”云洪默默感应着。

  以力破法?云洪还没这个能耐。

  那就只有寻找阵法关键节点了。

  云洪不太懂阵法,也没时间去钻研,但当境界高深后,道通万法,自然而然就能施展诸多手段。

  若是较弱的阵法,如当初在九墓宇宙混沌界一方困住云洪的杀阵,就被云洪透过时空感应出关键节点。

  但眼下这一重星光阵法。

  论价值,并不一定比混沌界当初布下的阵法更高,但运用的手段明显要可怕得多,即使现在的云洪,都休想一眼看破。

  ……星空深处。

  那一艘血色堡垒正在迅速前行,同时一股股无形波动弥散,不断掩盖着飞行中的时空波动。

  众多大能者已各自散去,进入了各自分殿休息。

  主殿内,仅有王座上的血袍皇尊和几位最顶尖大能者。

  “皇尊,为何非要将那‘汇星神阵’留下?论价值,这阵法可丝毫不亚于一件顶级先天灵宝。”黑甲俊美青年疑惑道:“这样的阵法,我们携带的也不多。”

  “不留下,如何能困住那云洪?”

  “若直接让其脱困,他弄不好会直接向混元圣人求援,弄不好就能一路追查到我们。”血袍皇尊轻声道。

  “但那阵法中,可蕴含着我们的诸多隐秘。”黑甲俊美青年忍不住道。

  “不必担忧。”血袍皇尊淡淡道:“我已在阵法核心中设下禁制,一个月后,阵法核心便会自动焚毁,最多留下一些残骸,不会让云洪背后的终极存在窥伺到我们的秘密。”

  “一个月时间,足够我们布下另一重陷阱。”

  “幸好,这遂古宇宙分裂为了诸多势力,那一位位终极存在彼此内斗不休,才让我们有各个击破的机会。”血袍皇尊淡淡一笑。

  “这么久,我们虽然抓住几位大能者。”

  “但还不够!远远不够!如今我们在暗,他们在明,我们这支队伍,至少才抓住数十位大能者才行。”血袍皇尊轻声道。

  殿中其他顶尖大能者闻言。

  都流露出渴望和决绝。

  自踏上这条路,他们就知活到最后的希望无比渺茫,但只要能赢得最终胜利,他们死而无怨。

  ……

  距暗渊不远的那一方星空中。

  “轰隆隆~”阵法汇聚成一重重星光潮汐,持续不断冲击着云洪,但根本无法撼动。

  甚至于,云洪都主动收起了先天灵宝飞剑,任何阵法威能轰击在浩源神甲上,造成不了什么损耗。

  “九天,终于把握到了一丝奥妙。”云洪一直静心感应着一切波动,那星光阵法的波动,攻击多引起的时空的波动。

  目的。

  就是要寻到这庞大阵法运转的关键节点,只是,无比艰难。

  即使云洪道法感悟在金仙界神中堪称顶尖,也难琢磨清楚。

  云洪的优势,是自身所悟出的‘九道轮回’,九大法则归一,完美融合,也让他几乎没有任何缺陷,能够比其他大能者更清晰感应到万物运转波动。

  忽然。

  “嗯?怎么可能!”云洪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异。

  呼~

  云洪顾不得破阵,一挥手,一座黑色塔楼直接浮现在了外界虚空中,正是七霄禁神塔。

  随后,云洪身形一动,就直接窜入了七霄禁神塔中。

  塔内,是一方浩瀚广漠的深渊世界,一道道黑色锁链正牢牢束缚着一艘赤色飞舟,汹涌的力量正不断炼化侵蚀着赤色飞舟。

  这飞舟,正是不久前被云洪镇压的那一艘。

  正常来说,若是对方一心抵挡,单凭七霄禁神塔内部本源力量,想要将这飞舟完全炼化,至少要上万年时间。

  但此刻。

  云洪悬浮在飞舟外,能清晰感应到,这赤色飞舟的抵抗力量已完全消失,变成了一死物。

  就仿佛……成了一无主之物。

  “无主之物?”云洪喃喃自语,心念一动,一股混沌之力当即融入了赤色飞舟中。

  没有遭遇任何阻碍,无主!

  以云洪的强大实力,轻易就烙印下了生命印记,自然也迅速感应到了飞舟内部种种。

  哗啦~云洪又一挥手,一尊紫袍身影出现在了外界,悬浮在云洪面前,他的面容苍老,双眼紧闭。

  赫然就是之前那位躲入飞舟,随后被云洪镇压的金仙。

  但此刻,这样一位强大的金仙,生命气息已完全消散,但他的法体甚至体内法力都完好无损。

  “神魂灭杀?还是自杀?或是什么特殊手段?”云洪深吸口气,眼眸中泛出一丝隐忧。

  “是不让我从这金仙口中知晓关键讯息吗?”

  ——

  ps:第一更,求月票!

看过《洪主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