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书屋 > 从成为诡差开始 > 第265章 一家死
  赵德柱之所以将赵家大宅建立在山上。

  一是地势好,能布置风水阵法。

  二是环境优美,别墅周边被他打造成了郊野公园,闲来无事可以游逛一圈。

  在郊野公园的一处凉亭里。

  范安找到了赵叶青。

  他应该是收敛完遗物后,来这里散心,坐在凉亭放空时遭劫。

  赵叶青背靠在凉亭的柱子上,血淋淋的惨不忍睹。

  脑袋像是被野兽啃食过,血液喷洒出几米开外,甚至身体温度还没完全消散。

  “你我也算点头之交,放心,我会为你报仇。”

  范安说完,五指微曲,隔空将赵叶青的尸体平放在凉亭的长椅上。

  收尸,敛容之类的事,他做不来,只能交给专业人员来做了。

  范安简单看了一眼现场,很快就察觉到一串细碎的血迹淋在石头和野草上。

  虽然没多远就不见了,但对感知能力极强的魑魅而言,只要生灵散发的气息,或者鬼物发散的阴气没有完全消散,都能跟着找过去。

  赵叶青的死亡现场,就溢散着一股晦暗不明的黑气,极阴极寒,从他死亡地底一直蔓延至远方。

  “这股鬼气还很新鲜,还没走远!”

  说完,范安打了个电话,联系警方。

  赵叶青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,如今曝尸荒野,总得有人收尸。

  而后。

  范安虚化身躯,朝血迹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  凭借一骑绝尘的速度。

  没过多久。

  范安就发现了那股黑气的来源,也就是杀害赵叶青的凶手。

  一辆黑色的摩托车在公路间奔驰。

  骑手带着头盔,斜跨着一个包,在空荡的路面加足马力,似乎有什么急事。

  下一瞬。

  骑手眼前一黑,整个人腾空而起,失去驾驶者的摩托车好似陀罗,一路朝着远方旋转而去。

  骑手则在飞速十来米远后坠落地面。

  可还没等它起身。

  头顶一道黑影缓缓浮现。

  骑手脸色大变,似哭似笑,殷红的小嘴好似抹着血,它还没反应过来,一只漆黑大脚就当头落下。

  “噗嗤!”

  一声脆响。

  骑手的身躯就如同漏气的汽球一样塌陷下去,只剩下衣物头盔,还有一张干瘪的纸人。

  【系统提示】:获得阴德30点。

  干瘪的纸人脸上,还印着惊恐的神色。

  范安把纸人捡起来打量了片刻。

  刚刚那一脚,其实他并未用力。

  纸人之所以湮灭,是附着在纸人躯体内的阴魂,被他气机所震慑,直接魂飞魄散了。

  “如此拙劣的扎纸人技术,必然是没学会‘画龙点睛之术’。”

  范安思忖:“凶手是冲着‘画龙点睛之术’来的?”

  极有可能。

  毕竟赵家也就这点东西值得人惦记。

  纸人旁边还有一个挎包。

  范安隔空摄来,要一看究竟。

  结果半空中,那挎包忽然膨胀起来,好似吹到极限的气球一般直接炸裂。

  一条猪婆龙从中心扑而出,体型迎风见长,仅一瞬,就从三寸大小,化为五米左右。

  猪婆龙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范安。

  论神态,气势,乃至迅猛凶残,都和海中的猪婆龙一般无二。

  只是......关节有些生硬,还有就是......看起来轻飘飘的。

  范安探手而出,在猪婆龙扑来的一瞬,摁下它的头颅,将其压制在地面。

  他盯着眼前的猪婆龙,目光汇聚在猪婆龙的凶恶嗜血的眼睛上。

  这眼睛......

  感觉有些熟悉。

  范安伸手一探,在猪婆龙眼前一抹,扣下两颗眼珠。

  蓦地。

  “噗......”

  一连串好似漏气般的声音传出。

  猪婆龙向内凹陷,变成一个三寸大小的纸扎猪婆龙。

  紧跟着,阴风一闪,范安手中的双眼也失去晶莹的神采,变成了两张纸片。

  “扣下眼睛就完犊子,半吊子的‘画龙点睛之术’,果然是陈海龙出手了!”

  他摇了摇头:“你们这算是家务事吗?被舅舅杀死......”

  范安把纸扎猪婆龙丢到一旁。

  陈海龙使用半吊子“画龙点睛之术”,活化的纸扎猪婆龙,不人为控制,就没有自主意识,不能单独行动,所以才安排一个普通纸人来持有。

  线索断了,范安打道回府。

  谁能想到,这纸人如此不中用,他的脚还没落下,就被凌厉气机给震死了。

  范安咂咂嘴:“这算得上虎躯一震......就把敌人震死了?”

  一座偏僻的小山中,一处幽静的竹林旁。

  前方视野开拓、阳光明媚。

  远眺所见。

  近处是一片郁郁苍林,一条幽僻石道掩藏其中,蜿蜒往山下而去。再远些,溪水缓缓东流,映出日光粼粼。

  小溪边,一座精致小院安睡其畔,小院上长满了藤蔓,周边零星的种着几棵梅树。

  梅树前并列着两座坟墓。

  坟墓一点也不精致,反倒像农村里的那种小土包。

  不过打扫得极干净,没有丝毫杂草,看起来一点也不突兀,和周遭环境交融在一起的感觉宁静而安然。

  唯一违和的便是......

  此时这里还有三人,一老人,一中年人,一青年人。

  他们就好像三颗显眼的污渍,溅落在一幅绝美的山水画中。

  其中。

  青年人像只小鸡仔般,被高大壮硕的中年人提在手中。

  “我早该想到,你会把自己埋葬在这里才对!”

  白发苍苍的陈海龙走到一座墓前,放上一朵白花,缓缓跪下,嘴里念叨着。

  “姐姐,不争气的弟弟在你活着的时候扰得你不得安宁,没想到你死了,还要来扰你清静。”

  “天林,你会不会觉得父亲疯了?”

  陈海龙从姐姐的墓前起身,忽然对身边的儿子说道。

  “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,若父亲是疯子,那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!”陈天林说道。

  陈海龙淡淡一笑,满脸皱纹丛生,他看起来很苍老。

  单论外貌而言,甚至比行将就木的赵德柱看起来还不如。

  当然,这只是表象,赵德柱是金絮其外,败絮其中,只是强撑着,而他只是如逢春的枯木一般,将所有生命力内敛起来,实则身体状况良好。

  所以尽管苍老,却还给人一种海中屹立不倒的苍峻礁石之感,时光的冲刷只能在表面留下刻痕,不能击垮他。

  这也是驱神役鬼之流的术土们的通病。

  一身修为全在鬼神身上,本体蠃弱,甚至因为需要用精血供养的关系,体质比不得一般人。

  这是很大的弊端,用武学的话进,这就叫做照门。

  ......

  ps:感谢你们的投票!

  再求一波求推荐票!月票和打赏!

看过《从成为诡差开始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