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书屋 > 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 > 第93章 垫付钱反被责

第93章 垫付钱反被责

  柳木木像个追星族,又像个猎奇狂。

  郑陌和邱凌昀在前面走,柳木木就在后面开始给他拍照。

  拍照有声响大,赶紧调为静音。

  适时找机会再拍。

  两个男人都是智商在线,抿笑故装不知。

  邱凌昀府耳小语:“你的庄园夫人今天怎么了?你危险了啊!”

  “别臭美,她怎么可能喜欢你!”

  邱凌昀侧脸向柳木木方向抛了抛眉,对郑陌说道:“那她在干什么?”

  “拍周围的景色,拍你的着装。”郑陌故意装麻。

  邱凌昀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,准备去找柳木木直言不讳问。

  郑陌担心问得柳木木尴尬,立刻叉开话题。

  “女人嘛,由着她。今天尝一下咱老同学本地的家常菜,菜名叫法叫很土,但够味儿,什么土鸡炖丝瓜、清蒸蟹.....”

  “一听这些,就觉得好吃。”

  “要不要来两杯?”

  “别,待会儿开车。”

  “我开车送你。”

  “送我也不行,我家老母亲那儿不得让进屋。”邱凌昀绘声绘色地诉说喝酒后的后果,极力的给不喝酒找借口。

  “好吧,放过你,说得可怜。说实在的,我都快一年没喝酒了,这酒呀,不是什么好东西,大学毕业那会儿什么豪情冲云天,喝成烂泥麻痹自己,不醒人事呀,可不好。”

  “可我还是想看一下庄园夫人手机上拍的啥,不会真的拍的我吧?诶,可别维护嫂子太紧了啊。”

  “人家一点小秘密,何必戳穿呢。”

  邱凌昀思维停顿数秒,衡量利弊,妥协道:“好吧好吧,我放过嫂子,现在饱肚子要紧。”

  柳木木跟在身后慢悠悠走着、阡阡玉指滑着屏幕,像是在修图。

  本意是准备给蓝莓发过去,让相思成灾的蓝莓惊喜一番。

  巧得很,母亲花秀的来电遮挡了图片,阻碍了她发送的键。

  柳木木捂着扬声筒,压低声音对话。

  “妈~,有事吗?”

  “木呀,你爸老病复发,刚送到医院来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一趟啊,还没度过危险期。”

  “什么?”柳木木正准备立刻联系老杜开车。

  听见花秀又说道:“木呀,你爸被医护人员推出来了,被抢救过来了啊,醒了,正推进普通病房呢。”

  话语语无伦次。

  柳木木被一惊一乍,喜极而泣,回道:“那就好那就好!那辛苦您好好照看,需要我做什么就说一声,我晚一点过去看望他。”

  整个晚餐,柳木木有一搭没一搭的接着话,满腹心事。

  郑陌早就看出来了,这顿饭吃得很勉强,但绝对把邱凌昀招待得很好,让邱凌昀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。

  临行前,送了很多土特产,邱凌昀不推脱,通通笑纳。

  车走远后,郑陌侧身问她:“怎么了,有事吗?”他一直不动声色观察着柳木木。

  “我父亲旧病复发了。”

  “严重吗?”

  “现在转到普通房了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?”

  柳木木低头不语。

  “走吧,去看你父亲?”

  “你要陪我去吗?”

  “我不陪你去,难道你要飞上天去呀,老杜今天不在家,你怎么出行。”

  柳木木蛮希望他换一种表达,每一次他的表达又是那么隐晦,每一次暖心暖肺的,却又没达到一个沸点。

  医院里,花秀在无微不至的照顾柳圣元,嘴里“逼逼果果”、“骂骂嗲嗲”的,像一只苍蝇,唠叨个没完、指责个没完。

  也许就是长辈们的交流方式,大概父亲已经习惯了。

  如果搁现代年轻人身上,对于唠叨、无限指责之人,简直要崩溃,典型的学历不高、三观不正,需远之。

  得知父亲只需住院一周,挂完一个疗程的药就可出院了,柳木木悬着的心才放下来。

  花秀将柳木木叫到一边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木呀,你父亲这病呀死不了,就是需要钱来维护,还剩一点钱,我还要给金宝在市区买房呢?”说完,老泪纵横,眼泪巴巴地望着柳木木。

  柳木木懵在原地,母亲的这番话,潜台词就是,家里快没钱了,你得想办法筹钱。

  作为女儿,为了父亲好好活着,钱这事都是身外之物,不足为奇,可是有一点不能接受的是,母亲俨然把她当作是摇钱树。

  更让人心疼的是,花秀认女儿就是认钱,有几分爱护女儿、从女儿立场角度出发呢?

  柳木木心里拔凉拔凉,但又不能弃母亲渴望的眼神不去不管,血溶于水。

  “先把父亲病治好吧,只要人在就好,钱的事,您那边节约一点,我再来想办法,我现在工资挺少的,您也应该知道。”

  “姑爷那边有啊!”花秀一提到郑陌就眼里焕光、无比精神。

  柳木木算是明白了,家里要用钱是真,母亲的套路也是真,母亲的这招以情动人最走心了。

  “妈,家里缺钱是真的,可您不能把眼睛总看向郑陌家。”柳木木说道。

  这话像是说中了花秀的心,上下起伏的Xiong,气无从撒,说不通女儿,怪女儿也不知道怎么去怪。

  看到郑陌迈着惯有的稳健步伐走来,换了话题。

  “你和姑爷不需要操心你爸的事,你们安心工作就好,这里有我。”花秀望着他倆,有担当地说,尽显长辈风范。

  “刚刚,我已经预交了一个疗程的医药费,安心养病,有什么需要再联系。”郑陌一开口,就是解决问题的事,花秀暗喜,嘴里却说道:“又让你破费了,医药费我们来想办法。”

  “没几个钱。那就这样,我们先回了。”郑陌见花秀迂腐地客套,简单明了表达此时想法。

  只有柳木木杏眼怒瞪,偏着头看他,欲言又止,眼里已经写满了问话。

  眼言眼语,尤其是柳木木的,郑陌怎会读不懂。

  车上。“为什么要给我父亲付账?”柳木木怒目圆睁,像是郑陌做错事了,训责。

  郑陌喉结暗自滚动了一下,声音倒是清晰:“有问题吗?”

  “没问题,可为什么是你付钱。”

  “那你付钱喽,还我也一样。”

  柳木木眨巴美目,又露出难色。

  也对,现在手上的私房钱哪够一口气交那么多医疗费呀,郑陌替自己解了燃眉之急,还要怪他,简直蛮不讲理,柳木木脸色一僵,瞬间灼热起来。

  何时变得自尊心极强,又蛮横不讲理,谁给的勇气和胆量,不就是人家郑陌吗?

  “钱,我会还给你的,先记账,这次,不管怎样,还是要谢谢你的。”柳木木终于嘴软了。

  郑陌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看过《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