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书屋 > 贞观匹夫 > 第五百零九章 洪雅县

第五百零九章 洪雅县

  眉州、犍州、雅州、濛州四地,因水灾而免了今年的税赋。

  监察史、百骑各自出动,也基本核实了四州的灾情。

  出入不大,大致可以认为没有问题。

  就是眉州(现四川眉山市)稍稍有点不同。

  眉州下辖洪雅县、通义县、丹棱县、南安县(今夹江)、青神县,州治通义县城。

  洪雅县地形由西南向东北高低梯次变化形成高山、中山、深丘、浅丘、台地、河谷、平坝,地貌以山地丘陵为主,河谷平坝分布在青衣江、花溪河两岸,素有“七山二水一分田”之称。

  洪雅县以汉族为主,夹杂了十余个民族。

  不要说不是一个民族了,就是同一个民族,相邻村子抢水浇灌农田还能打死人呢。

  天下和谐一片,那是哄鬼的,五指还不一般齐呢。

  好在大唐的官员比较硬气,只认唐律,不跟你扯要让谁谁谁。

  这一次的水灾,同样如此。

  洪雅县瓦屋山,地处洪雅县西南,洪水过后一片狼藉。

  洪雅县父母官章虬连续驻扎瓦屋山集一旬有余,除了安排瓦屋山百姓制腊肉出售,还让他们补种雅连。

  雅连是黄连的一个品种,又称峨嵋连、嘉定连、刺盖连,目前还没有完全驯化为家种莲,却有着贡品之名,价格确实可观。

  民族不民族的,其实还是看官员。

  如果你心头就没有民族之分,一视同仁,再多的民族都不是问题。

  至少章虬与瓦屋山百姓同吃同住,与他们一起清理道路淤泥、清理塌方的地段,白嫩的手掌磨出好些血泡,甚至直接睡到彝族寨子里,很让瓦屋山百姓感动。

  章虬干了一整天的活,老早就睡了,鼾声如雷。

  半夜,一泡尿将章虬憋醒了。

  找到马子,酣畅淋漓的解决了库存,借着淡淡的月光,章虬发现在屋外的健壮人影。

  一抄横刀,章虬压低声音:“哪个?”

  熟悉的声音响起,还是那么拗口:“明府放心睡,阿格则在这里守夜,没有人能伤害到明府。”

  章虬的想法可没阿格则那么简单,瞬间甩了甩脑袋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  “阿格则,帮我把不良帅叫来。”

  县衙里的几个人选择地方埋伏起来。

  四更时分,窸窸窣窣的动静传来,十余道黑影越过低矮的土墙,院中火光乍起。

  火堆突然燃起。乱箭射倒了几个人,不良人呐喊着挥刀杀出。

  让阿格则吃惊的是,章虬抡着横刀冲上去砍人了。

  这个官虽然是汉家官,可对夷民公道,这就足够了。

  万一这县官出了事,谁知道在下一个县官手下能活成啥狗样哟。

  阿格则只能挥刀为章虬格挡,喉咙里同时发出高亢的叫声。

  章虬一句都没听懂。

  一道道火光汇聚,瓦屋山百姓急速聚拢,扛着柴刀、斩草刀、猎弓、粪叉、棍子、镐、锄助阵,虽然这几百号人的战斗力一般,但他人多啊!

  夜袭贼人虽然还有几个人,却在瓦屋山百姓的胡乱攻击下,老实扔下刀,束手就缚。

  粪叉那东西,伤害不大,污辱性极强。

  棍子倒是不怕,可是那些农具,真挖脑门上,怕是要出人命哟。

  把贼人绑了,章虬拱手:“多谢各位乡亲。”

  乱糟糟的夷语回复,让章虬茫然。

  听不懂。

  阿格则自动充当通译:“大家说了,明府是真正为百姓着想的好官,要是在瓦屋山出事了,瓦屋山几辈子都莫得脸。”

  章虬把贼人带回去一审讯,麻爪了。

  瓦屋山深处,一个原本只有二十来人的匪窝,竟然啸聚了上百号悍匪!

  甚至,已经选择了真正的主事人,只等着中元节,下洪雅县狠狠干一票。

  这次夜袭,是某个小头目见到章虬,临时起意,想绑一票。

  正常情况下,是无人知道的,奈何钻山林的阿格则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而一向不敢与贼人对抗的瓦屋山百姓意外地强硬,这才导致了他们的失败。

  章虬在盘算人手。

  本来洪雅县的不良人、弓马手加起来也就不到百人,连镇守县城都有点吃力。

  贼人如果劫狱,洪雅县还无力制止。

  更担心的是,那帮贼人报复瓦屋山的百姓。

  眉州折冲府紧急出动,驻守瓦屋山集、洪雅县城,在瓦屋山外围形成封锁。

  真正清剿贼人,仅凭眉州折冲府一家是不够的,眉州刺史修书到益州,请求益州折冲府出兵相助。

  益州折冲府也出动了一半兵力,大军压境,瓦屋山贼人只能伏地请降。

  监察史弹劾的是,未经朝廷许可,益州折冲府擅自调动兵力的问题。

  这个问题确实有点犯忌讳。

  连兵部尚书李勣都在犯难。

  如果是在贞观之初,这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  可现在是贞观十七年,李世民的控制欲有点强得过分,这样的兵马调动,不经朝廷,会让他极不满意的。

  这个问题,你可以参考后世的公司成长历史。

  成长之初,只要有效率,规矩可以靠边站;

  公司壮大了,到达一定规模了,该立的规矩要立起来,即便是杀几个元老祭天也在所不惜。

  所以,是功是过,全在皇帝一念之间。

  李世民将目光移向李承乾:“太子以为如何?”

  李承乾淡然:“有功当赏,有过须罚。”

  回答得四平八稳,让人挑不出毛病,却于事无补。

  这是官僚的精髓所在。

  看似甚么都说了,其实甚么都没说。

  李世民微微失望,也知道这就是再也抹不去的隔阂。

  “王端正,你以为如何?”

  王恶回应:“太子言之有理。无令调兵,益州折冲都尉当罚俸一年,以示惩戒。心系百姓、驰援邻州,陛下也应另行奖励。”

  无论你有甚么考虑,百姓的生死必须放在第一位,否则有何脸面为民之父母官?

  王恶不像其他官员心存顾忌,大不了回家不干。

  “在臣看来,益州折冲都尉不是不知道无令调兵出辖区犯忌讳,只是为了百姓甘愿冒险而已。如果朝廷对他有意见,鸿胪寺典客署愿意安置他。”

  王恶没有掩饰对益州折冲都尉的欣赏。

  好人就应该有好报,否则以后还有谁当好人?

  王恶不是纯粹的好人,但不妨碍他欣赏好人。

  :。:

看过《贞观匹夫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