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书屋 > 辞天骄 >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许忘记我

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许忘记我

  黑白分明的眸子,杀气凛冽。

  绣衣使主不动声色地走过去,大袖垂下,挡在那尸首眼前,同时一物落下。

  他另一只手拦住大汉,伸脚轻轻一推,将两具尸首推走,道:“别踢,万一踢下什么胳膊腿儿来,你恶心不恶心。再说这是我们同袍。无法为他们收尸也罢了,还要糟践他们么?”

  大汉讪讪缩脚,转向另一个方向搜寻。

  绣衣使主垂眼。

  冰面之上,几个鲜血淋漓的字,在月色下惨惨发光。

  “杀了他们。”

  绣衣使主眼皮一抬,脚尖一碾,将那字迹碾去,转身走开。

  却也不走远,就在附近转悠,有谁搜寻靠近这里,便把人引开。

  几个搜寻的人,主要也是搜寻在这冰瀑之上有无洞穴裂缝和别的路,人都有思维盲区,各式各样死状的尸首都不愿意多看,而且尸首一多,便形成了“这里都是尸首”的概念,都尽量躲开尸体,哪里想得到去翻找。

  遍寻无获,绣衣使主道:“那看来是先前已经滑下去溜走了。”

  之前在冰瀑上的人立即道:“对对,我看见他们滑下去的。”

  在冰瀑下的人不乐意了,正想说明明没看见滑下来,在上面的人已经道:“保不准在你们滑下来之前人已经跑了,你们如何堵截得了他?再不然你们在这冰瀑上再搜寻一遍?”

  冰瀑下的人立即闭嘴。

  “既然如此。”绣衣使主道,“也非诸位之过,回去禀明,等待诸位主子调遣便是。再说大王伤势不知如何,我们本该左右护卫。”

  众人都不想在这阴惨惨的地方再停留,都连声附和。随着绣衣使主一起离去。

  阴风从冰面上刮过,大战后的战场如万尸坑。

  一具尸首半跪在地,张大的嘴还凝固着临死前的呼号。

  尸首之下,相依偎的两具尸首忽然动了。

  慕容翊缓缓起身,艰难地扶起铁慈。

  月色下他脸色苍白,比身后那具尸首脸色还难看几分。

  他松开了一直贴在铁慈后心的手,摸了摸她的体温脉搏,稍稍舒一口气,往后跌坐下去,正坐在尸首身上,他也无所谓,胳膊往人家腿上一架,道:“兄弟,实在累了,借个腿儿。”

  然后他解开了掌心的袋子,那是绣衣使主落给他的,从里面掏出一颗药丸。

  药丸浑金色,散发着浓郁的香气,是闻一口便让人精神振奋的那种气息。

  药丸只有一颗,不是绣衣使主小气,而是这药本就珍稀,便是他外公那样的财力人脉,也没能得几颗,这一颗还是当初他特地留在绣衣使主身上随时备用的。

  慕容翊想也没想,就把药塞进铁慈嘴里。

  铁慈却牙关紧咬,慕容翊笑一声,道:“这是防着谁呢?”低下头,压上她的唇。

  唇下触感冰冷,他心中一恸,眼底掠过阴鸷之色,干脆舌尖微挑,撬开她的齿关。

  舌尖灵活地缠绕上来,将药丸推入她的咽喉,却还不肯放开,寻着她的舌尖,细细吸吮。

  他吻得并不急色贪婪,反而细腻而慎重,一厘一分,用舌尖丈量过属于她的微微甜美,他的鼻尖轻轻压着她的鼻尖,连每声呼吸听来都响在心上,如同天籁。

  因为知道,这毫无芥蒂相聚的时刻也许短暂,每过一刻便少一刻;这唇齿相触的接近如此珍贵,过了今日也许再一日便永远无缘。

  北地的风刮面生寒,彼此相触之地却温暖湿润,他一寸寸地向她索取,便如身在万丈冰封雪林,却昂首向着杨柳春风的南岸,向南,永远向南。

  脸颊上微微的痒,那是她的睫毛在微微翕动,药力发散,她快要醒来。

  他恋恋不舍地松开唇,同时也松开了再次贴在她后心的手。

  他的脸色越发白,白到近乎透明,能看见鬓侧淡淡的蓝色血管,眉目却因此显得越发浓丽,眸子像吸了这夜的黑浓,沉冷深邃如渊。

  若此刻铁慈睁开眼睛,才知道容蔚也不是慕容翊,辽东十八王子,冰雪为神,而黑夜是他的眼眸。

  小包里还有铁扇。他被擒后,身上的东西都被搜走,铁扇这样的东西自然也不可能给他留下,簪子是因为束发必须,而且仔细查验过确实就是个普通簪子,才给他留下了。

  铁扇这么敏感的东西,也不知道绣衣使主是怎么能拿出来的。

  他用铁扇一划,冰面破裂,他抱着铁慈落入冰层之下,落下时还把借腿给他的大兄弟拖过来,挡住了裂缝。

  大兄弟半跪在裂缝之上,张嘴呼号,似乎在控诉某人的无良。

  这里是冰瀑转折落层之处,因此留下了小小的空间,仅能供两人藏身,还很容易滑下去。

  慕容翊坐在靠外的边缘,伸腿挡住了铁慈,以免地面有水她滑下去。然后开始剥她的黄金甲。

  黄金甲看似沉重,其实却算轻便,若非加了那么多改装,应该还能更轻一点。

  这想必是她师傅的杰作了,也不知道她师傅是何许人,慕容翊在不确定铁慈身份的时候,就对她口中推崇无比的这位尊长十分好奇,总觉得这人才能通天,为何名声不显?

  在知道铁慈身份后,这种好奇就变成了隐隐的警惕和不安。铁慈应该没有对她的师傅隐瞒身份,那么,这位敢于私下教导皇朝继承人,并倾力培养她的神秘师傅,所做的一切,真的和她的身份没有一点关系吗?她这般全心全力地扶持铁慈,当真是完全出于师徒情分的无私吗?

  慕容翊出身大乾最势盛最强大也最冷酷倾轧最烈的王族,实在很难相信这世上有这种纯粹不求回报的师徒情。

  毕竟从她师父改制各种用品乃至铠甲的举动来看,这根本不像个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。

  他目光落在黄金甲上,仔细看,才能发现这黄金甲一些细微连缀处,都雕刻着及其精美的皇家铭文,金光灿烂,高贵无伦。

  一直以来忙于刺杀和摆脱追杀,对于之前的事还没来得及细想,此刻被这金光刺瞎了眼,比以往更深刻地感受到了铁慈的身份,不由自主脑海里便掠过许多。

  “万一我和皇太女有此佳缘,我就杀了她呗。”

  “那可是我娘子,我当然要放在心上。放在心上还不够,还得放在供桌上,神位上,墓碑上。那才叫放心啊。”

  “谁要阻碍我成就梦想,我就会把谁一脚踢开……无论是谁。”

  “十八王子才华绝世,皇太女少女怀春,写几封情书也没什么奇怪的。”

  “真不喜欢,杀了便是。”

  “皇太女不就是个废物吗!”

  “既丑,且废!”

  一句句,像门板一样拍在脸上。

  现在满脸流的悔恨的泪,就是当初胡咧咧时脑子里进的水。

  他猛地抬手,啪地一声拍了自己一个清脆。

  声响似乎惊动了铁慈,她动了动。

  慕容翊一把捏在她后颈上,硬生生把她又捏睡着了。

  “别,别看我,我现在没有脸,不能看。”

  铁慈似乎昏迷中也很抗拒肌肤接触,不适地让了让。

  慕容翊手搁在她颈侧,忽然想起眼前这位本来是他未婚妻,但现在,他是个外男了。

  “……皇太女回来,怎么舍得放过如此美貌又出众的我?她被退婚退得还不够么?这一次绝不会轻易同意的!”

  “……她在对我一见钟情后,顶住家族的巨大压力,顶住她父母的各种惩罚和泪眼,坚持要退掉原先门当户对的婚事,历经一年艰苦卓绝的努力,今天,终于成功了!”

  怎么办,又想给自己一巴掌了。

  曾经有一桩梦寐以求的婚姻,就放在我的面前,只要我什么都不做那就是我的,结果我亲手把它给推出去了!

  然后一转头,发现风向乍变,人被越吹越远了。

  慕容翊叹息一声,仰首向天。

  老天,不带这么玩人的。

  他长吁短叹半天,才又在包裹里找了颗参丸,塞在铁慈嘴里,一手抵住她后心,一手按在她胸口,干脆利落,拔刀。

  铁慈身子一蹦,鲜血喷了慕容翊一头一脸。

  他顾不上擦,拿包裹里准备好的布巾压住伤口,上药,包扎,撕下她的内衣,撕成一条一条,紧紧捆扎。

  最后脱下自己干净的内袍,给她换上。在她身边生了堆火。

  忙完后,慕容翊出了一身汗,吐出一口气。

  还好,应该没伤着任何内脏。

  这绝不是运气,应该是她反应超卓,在那一刻稍微移动身体,避开了所有内脏。

  然后他才给自己裹伤,吃了点药,也没调息,坐在铁慈身边,静静看着她。

  看了很久,很用力,好像这般长久用力看着,就能将之前和之后的相思都赎回一般。

  然后他在黄金甲背后摸到烟花,出了裂缝,确认附近已经没有追兵,父王那一行人已经走了,才放出了烟花。

  放完烟花后,他回到裂缝,用匕首在旁边冰面上写:“是我救了你,不许忘记我。”

  然后他最后看了铁慈一眼,转身,慢慢咳嗽着,走出裂缝。

  他走后不久,啪地一声,上方的冰层没能经得住那位半跪死去士兵的体重,忽然再次裂开,那尸首栽了下来,正栽在那行字的上方。

  尸首的膝盖将冰面磕碎,少量的浅色的血流出来,将字迹漫漶不清。

  尸首微微后仰,依旧张大着嘴,向对着远方嘲笑。

  ……

  平原之上,远处的夏侯淳在人群中纵跃,不断挥舞旗帜。

  狄一苇忽然道:“传我命令,所有还没倒下的步兵,卸甲,脱棉衣!”

  众人目光呆滞地看着她。

  这大冷天作战,脱掉铁甲和棉衣,这是要送上门被砍死还是自己冻死?

  但狄一苇的命令从来不能违抗,违抗的现在坟头草都三尺高了。

  一声令下,还没倒下的步兵开始脱衣,然后狄一苇命令他们蝎子营卸甲,把甲衣给步兵换上。

  渊铁武器全部收归蝎子营,蝎子营在最前线,负责全军保卫。

  远处夏侯渊这回撕下辽东兵的衣裳,又写了“铃铛”两个字。

  狄一苇已经明白了。

  但她不动声色,只道:“现在可以撤了。”

  众将又一呆。

  已经找到了毒发的诱因,已经控制了毒发,血骑和蝎子营实力尚在,靠着剩下的步兵,未必不能一战,怎么之前最危险的时候不撤兵,现在反而要撤了呢。

  这一撤,辽东兵岂不是要乘胜追击,士气此消彼长之下,本来微弱的机会就几乎没了。

  但是指挥使的命令不可违抗,传令兵撤退的旗帜挥舞,全军开始都后撤。

  辽东兵向来凶悍,折了两员大将也没能令他们退缩,也没能理解大乾士兵脱棉衣的举动,此刻看见他们后撤,认为他们兵败要逃,立即穷追不舍。

  他们越过大乾士兵的尸首,随着大乾的撤退,冲向五色原方向。

  先前的作战在五色原西侧,这回在五色原东侧,东侧地形平缓一点,土包少,沙土多,溪流更多一些,在狄一苇的指挥下,士兵很奇怪地没有从土包上走,反而宁可踩着冰溪狂奔。

  这就更显得仓皇,引得辽东将士哈哈大笑,有人注意到少量的蝎子营没有撤退,而是由血骑带着贴着大军的边往后驰去,但是因为人太少,无法形成包围圈,众人也没人在意。

  狄一苇留在最后撤,丹霜和戚元思却不肯撤,“指挥使,我们还没找到皇太女!”

  “找不到就是她跑远了!”狄一苇平静地道,“现在就走,不要影响我合围,这是军令!”

  丹霜:“你人都撤了你拿什么合围!”

  戚元思怒目而视,“先前那阵中明显出事,你不理不睬,你对不住皇太女!”

  “胜利和大军,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。我相信她有命来享。”狄一苇淡淡一挥烟枪,“不走的,打昏弄走!”

  被接应出来的容溥过来,左右各一针戳倒了两人。

  他背着一个大包袱,平静地递给狄一苇,“指挥使,这是一些药丸,研制解药来不及了,这药丸可暂时压制毒性,以防再次出现意外。”

  “容监院,这里已经无妨,我需要你再次赶路,追上前往沧田关的三路大军,无论你用什么办法,今日之事不能重演。”

  “我能接受指挥使给我的命令,但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  “讲。”

  “我要指挥使立即拨人去寻皇太女,要指挥使从今以后任何时候以皇太女为重。”

  “皇太女出发之前和我说,她此行为私欲,不愿大乾任何军人因为她的私事而有所伤损,如果她都不能解决,军队压上去也是枉费性命。所以无论成功与否,让我都不必管她。我答应了她。”狄一苇凝视着容溥的眼睛,“但我尊敬她的公心和光明,我也同样可以答应你。我现在就派人去找她。”

  “让她看见你的胜利和忠诚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容溥将包袱放下,狄一苇另召了人护送他离开战场前往沧田关,夏侯淳是铁慈的护卫指挥使,要带着护卫搜寻铁慈。

  容溥匆匆离开时,甚至都没能来得及擦一下身上的汗和血泥。

  大乾士兵已经冲进五色原,溅起大片的冰水,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撤退方向,五色原连接两侧山崖,且外宽里窄,前头出口小,大军要过很费时间,很容易被追上。

  所以很快,辽东大军便乌泱泱地冲了过来。

  如蝗虫铺天盖地,转眼冲上五色原,但他们可不会冬天踩水,自然都跃上沙土包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狄一苇忽然发出了尖利的哨声。

  “蓬蓬蓬蓬”,无数沙土包猛然炸开,黄黑色身影如毒蝎子炸地而出,身周刀光雪亮,覆了茫茫五色原。

  刚刚踏上沙土包的辽东士兵猝不及防,眼睁睁看着那刀光自下而上,匹练如雪,身下一凉。

  有的人身体还在前冲,脑袋却留在原地。

  有的人半空劈裂两半,哗啦啦落了一地血雨。

  更多的人被鬼魅般的贴地刀光旋去了双脚,哀呼扑倒,绊倒更多的同袍,倒下的人再被那些黑黄色人影按住脑袋,轻轻一抹。

  沙包间断续的溪流也成了红色,泛滥着油腻的光。

  狄一苇一声令下,没有毒发的步兵,周围梭巡的血骑,转头发起冲锋。

  沙土包还在不断炸开,蓬蓬之声不绝,伴随着黑黄色的人影弹射和冷白的刀光盘旋,真像一只只蝎子涌出沙地翘起剧毒的尾。

  直到此时此刻,夏侯淳等人才明白,何以军名蝎子营。

  这才是真正的蝎子营。

  凶狠,狡诈,带毒,善于隐匿,滚滚涌出沙地。

  没有人想得到,蝎子营,真的能在沙地底潜伏的。

  这也是狄一苇将诱敌之地选在五色原这个看似对己不利地带的原因。

  胜负之势顿时逆转。

  但这还没完。

  辽东将士给这一轮攻杀灭了胆气,一轮死伤惨重后有人终于大喊一声,往后便逃。任是将领在后狂喊,军法队在后追杀都无济于事。

  然而那些人在奔出五色原之后,忽然又站住了,跑得最快的那一批人忽然发一声喊,喊声撕心裂肺,扭头再奔!

看过《辞天骄》的书友还喜欢